“民国吐槽帝”张知本(图)

时间:2021-07-19 01:1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编辑:admin 点击:
口述史有两种,因传主而异。一种传主年老话多,恨不能将生平所见无分巨细统统说一遍,顺带着给自己洗冤,塑造形象。另一种则言简意赅,只勾勒粗线条,碰到历史关节处更想偷偷溜过去,访问者不多长个心眼,就会漏宝。张知本的《辛亥革命及的分裂湖北省主席口

  口述史有两种,因传主而异。一种传主年老话多,恨不能将生平所见无分巨细统统说一遍,顺带着给自己“洗冤”,塑造形象。另一种则言简意赅,只勾勒粗线条,碰到历史关节处更想偷偷溜过去,访问者不多长个心眼,就会漏宝。张知本的《辛亥革命及的分裂湖北省主席口述历史》属后一种。

  张知本是同盟会元老,亲历过武昌起义并任军政府司法部长,名列西山会议派,曾主持起草“五五宪草”,最后,以95岁高龄逝世于台湾。凭此身份和资历,他完全可以说出厚厚一大本,可实际上他三缄其口,整理后的文字不到9万字。如果你知道担纲访问工作的是郭廷以先生,就更佩服张老先生打太极拳的功力了。

  但话少不代表料也少。太极拳于柔中带刚,一推一挪间突然发力,劲道十足。张知本亦为高手。别看他摆出一副往事如烟的洒脱姿态,却有意无意地爆了许多名人的糗事,我数了数,躺着中枪的有黄兴、蒋介石、汪精卫、李宗仁、唐生智、何应钦、阎锡山、陈立夫、张治中、程潜……遍及各派系。张知本堪称“吐槽帝”,将“民国范”层层剥去。

  例如二次革命失败后,孙中山痛感“同党人心涣散”,决心把改组成中华革命党。他自拟入党誓约,规定党员须绝对服从领袖,无论资格多老皆须重立誓约,并加按指印。该举措激起强烈反抗,造成大分裂。从前我一直以为黄兴等人是反独裁、珍视个人自由,历史书也如此解释。张知本同样婉拒加入中华革命党,理由却教人哭笑不得。原来摁手印这类形式,“唯罪犯及卖妻鬻子者用之,被视为大不名誉之事。”这才是大多数人最不满的原因。看来,宏大历史背后的真相未必宏大。

  当然,吐槽也是门学问,吐什么、怎么吐大有讲究。张知本对“槽点”的拿捏堪称精准。他和蒋介石历史上多有分歧,但后者位高权重,赴台后且需仰其鼻息,不好直接挖苦。他遂玩起了春秋笔法。

  淮海战役临近结束,蒋介石在南京官邸召集中央党部开会,磋商时局。张知本反对弃守南京,并认为和谈无望。“不忠、不孝、不信、不义之人,何能与之谋和平。城下之盟尤其不是和平。和平绝非单方面所能觅者。”或许为他的意气所感染,作总结发言时蒋声称不迁都。散会后,香港彩合宝典图库lt。张知本将决定告知下属,嘱咐他们镇静。但下属坚持让他去、国防部察看。张看了吓一跳,原来那些单位“正以大卡车疏运”!

  此时南京已人心惶惶。1948年底,中共公布战犯名单,张知本观察到上榜者不仅不反驳,反倒“纷纷辩白,迹近乞免”。此情此景,“与辛亥开国之规模有天壤之别”。张毕竟不是傻子,立刻组织本单位人员疏散。而对蒋的自相矛盾,他始终耿耿于怀。

  批评蒋介石要婉转,对阎锡山则不必客气。张知本口中的阎老西吝啬、偏狭。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,冯玉祥、阎锡山等VS蒋介石,双方都在争取张学良支持。南京方面派出宋子文、吴铁城等大员,“带了大批金钱陪张学良嫖赌吃喝”,阎锡山只派了一个人去,路费都没舍得出。少帅会倒向何处,不言而喻。张知本还说,当时山东、河南一带有红枪会,要价十几万元,阎没给,“蒋给了几十万,结果这些地方武力都给南京方面收买了过去。”

  赴台之初,阎锡山仍为“行政院长”,大约是为了表示自己的存在,提出“保卫台湾案”。张知本忍不住当面讽刺道:“我们曾提案保卫广州、保卫重庆,而均告失败。今日如再宣言保卫台湾,恐将影响台湾人心。”这番话臊得阎锡山面红耳赤。

  张知本还吐槽李宗仁“政治修养不够”、程潜“颇讲权谋数术”,抨击陈立夫“常有不当之举措”,爆料张治中曾在重庆搞个人崇拜,“讲话提及委员长便须立正,即为张氏首创”。不过单看个人好恶,他印象最差的似属汪精卫,所举事例可谓阴损。

  有一次在北平保和殿开会,汪任主席,期间遭逢空袭,汪竟然吓得抓起皮包就跑,连会议停止都顾不上宣布。这一“汪跑跑”的搞笑形象,数十年后仍令张知本发笑。他接着吐槽了汪的“成名作”。张知本引述传言称,清末汪刺杀摄政王之所以败露,正是因为他神色紧张,为人识破。“证之以保和殿我亲见的情形,不免相信这传说是可信的。”张对汪的评价是“聪明有余,稳重不足”。这亦为当时很多人的看法。

  张知本之所以能成为“吐槽帝”,首先和他老革命的资历有关。他是元老,见多识广,对陈立夫等后辈能倚老卖老,点评一番。他曾参与西山会议派(尽管他闪烁其词),对迟缓的汪精卫内心不免有些鄙夷。其次,他基本在司法领域转,出任湖北省政府主席时实权也有限,相对超然的地位使他少牵绊,派系色彩不那么明显,敢于吐槽。

  但抱负也因而受限。1933年起张知本主持起草《中华民国宪法草案》(即后来俗称的“五五宪草”),起初他主张“军人退职未满三年,不得为行政长官;又提议现役军人,不得作政治主张”。这当然符合宪政精神,却遭到强烈抵制,后妥协为“军人退役方能竞选”,仍被朱培德、何应钦等人反对,终于不了了之。1936年宪法草案经立法院通过,已和张知本的初稿天差地别,所以,他一直努力撇清自己和“五五宪草”的关系。及至1948年“行宪国大”,后又以《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》冻结宪法,张知本更有吐槽无力之感了。

  去台后回首往昔,他反思到:“大陆失败原因甚多,但宪法之未受重视,香港六马会开奖日期,亦为原因之一。无宪法则无根本武器……我们如有一部经过充分讨论、郑重制定之宪法,必能有助于举国之团结……可惜大家都未把制宪当做国家大事去做,甚至往往意气用事。”局势至此,除了吐槽,张知本也无能为力。来源信息时报)